首页 »

人民日报评论员:互联网核心技术是我们最大的“命门”,强起来离不开自主创“芯”

2019/10/10 4:58:53

人民日报评论员:互联网核心技术是我们最大的“命门”,强起来离不开自主创“芯”

美国商务部日前宣布,今后7年内,将禁止该国企业向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中兴通讯出售任何电子技术或通讯元件。这一事件在舆论场上引发深入讨论,出口禁运触碰到了中国通信产业缺乏核心技术的痛点。“缺芯少魂”的问题,再次严峻地摆在人们面前。


禁售7年对应的正是2025年,美国如此行事,真正的用意昭然若揭。如《纽约时报》所说,美国的真正考量是要遏制中国制造业升级,拖慢“中国制造2025”这一强国战略。这些年来,中国通信产业发展迅速,芯片自给率不断提升。华为的麒麟芯片不断追赶世界先进水平,龙芯可以和北斗一起飞上太空,而蓝牙音箱、机顶盒等日用品也在大量使用国产芯片。但也要看到,在稳定性和可靠性要求更高的一些领域,国产芯片还有较大差距。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进口芯片金额高达2300亿美元,花费几乎是排在第二名的原油进口金额的两倍。互联网核心技术是我们最大的“命门”,核心技术受制于人是我们最大的隐患——此次事件,让我们感受到切肤之痛。


面对技术壁垒,不能盲目悲观,特别不能对中国的高科技发展丧失信心。当此之时,应该激发理性自强的心态与能力,通过自力更生真正掌握核心技术。“可以预见,从现在开始,中国将不计成本加大在芯片产业的投入,整个产业将迎来历史性的机遇。”一位投资人如此评论道。确实,如果能够痛定思痛,加快推进互联网和信息产业政策完善和科技体制改革,并产生更强的改革紧迫感、凝聚起更大的改革力量,那就有可能把挑战变成机遇。


对互联网和信息产业来说,商业模式的创新固然能够带来流量和财富,但最终比拼的还是核心技术实力;对政府部门而言,应该形成更加有利于创新驱动发展的制度环境,比如说芯片设计具有试错成本高和排错难度大的特点,就需要从更大层面统合科研力量、实现集中攻关。就像中兴对员工们所说,“任何通往光明未来的道路都不是笔直的”,突破核心技术肯定会带来阵痛,但在关键领域、卡脖子的地方下大功夫,是为了用现在的短痛换来长远的主动权。我们不必为今天的封锁惊慌失措,中国的高科技能够克服初期从无到有的困难,也有信心在后期突破核心技术的瓶颈。


保持信心的同时,也不能因遭遇制裁而产生极端偏激的情绪。一方面,中国作为一个大国,在国际贸易体系中有足够的腾挪空间;另一方面,国产通信产业从零起步,如今发展到与世界通信巨头并驾齐驱,并在5G时代展现出领跑能力,绝不是得益于自我封闭。我们并不需要把封锁当作“重大利好”来激励“自主研发春天来了”,更不能把扩大开放与自力更生对立起来。面对高科技的技术攻关,封闭最终只能走进死胡同,只有开放合作,道路才能越走越宽。继续扩大开放,努力用好国际国内两种科技资源,在与世界的互利共赢中实现自主创新,这个方向不能动摇。


“不能总是用别人的昨天来装扮自己的明天”“只有把核心技术掌握在自己手中,才能真正掌握竞争和发展的主动权,才能从根本上保障国家经济安全、国防安全和其他安全。”回看前路,习近平总书记的告诫可谓刻骨铭心。核心技术靠化缘是要不来的,也是花钱买不来的。中国经济发展的下半场重点是实现高质量发展,实现核心技术的自主创新。这条路很长,但只有靠我们自己走下来。

 

相关链接:

美国封杀中兴,让我们感受到“缺芯”之痛

 

不久前,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宣布了一项计划,阻止美国运营商使用联邦资金购买华为、中兴的产品或服务,理由是有可能危及国家安全。

 

最近,据路透社报道,美国商务部宣布,将禁止美国企业向中国电信设备制造商中兴通讯出售任何电子技术或通讯元件,这一禁令为期长达7年,直到2025年3月13日。

 

美国政府此举是借此打击中国科技公司,进而削弱中国通信产业实力。

 

2016年,因违反了美国对伊朗实施的出口禁令,向伊朗出口美国政府明令禁止的商品,中兴遭遇了美国政府的严厉制裁,可以说,本次美国政府再一次制裁中兴,其实就是借题发挥。

 

我们先不提让中国企业遵守美国政府制定的出口禁令这一霸道行为,单单是因为对少数员工的处罚不力,就禁止中兴从美国供应商采购元器件,未免小题大做。

 

因此,向伊朗出售美国政府明令禁止的商品,以及对员工处罚力度不够,只是美国政府找的借口。

 

即便中兴在上述方面没有让美国抓到把柄,美国政府也会找出新的借口,正如这些年,美国等西方国家在叙利亚的所作所为。

 

1

美国政府制裁中兴打到中国IT产业软肋

 

中国信息技术产业有两个特点,一个是在硬件上,整机产品强,核心元器件弱;另一个是在软件上,应用软件强,基础软件弱。

 

具体来说,中国有一批以华为、中兴、联想、小米为代表的整机厂,虽然在国内和国际市场风生水起,但在很多核心元器件上,比如CPU、GPU、FPGA、DSP、CIS、RF等芯片上,大量依赖进口。

 

即便是一些由国内厂商设计的芯片,其实也高度依赖国外技术授权。

 

国内设计公司只是把国外公司卖给我们的模块做集成工作,国外上游企业只要断了技术支持和技术授权,国内这些设计公司的研发就会停摆,在核心技术上受制于人。

 

就软件来说,虽然中国有QQ、微信、支付宝等一大批应用软件,但在操作系统、数据库、中间件等基础软件上,市场份额却微乎其微,这些基础软件基本被微软、谷歌、甲骨文、IBM等公司垄断。

 

即便是Linux、KVM、Xen、OpenStack、HADOOP、Docker、Mysql、OpenJDK等开源软件,中国庞大的程序员数量和中国相对有限的代码贡献量极不相称。

 

可以说,中国写Java的程序员有上百万人,写JavaScript的程序员也有上百万人,写QT的也很多,但Java虚拟机、JavaScript引擎、QT库却没多少人干。

 

中兴如今遭遇的问题,并非中兴一家企业的问题,而是中国信息技术产业的问题。实事求是地说,中国如今非常红火的ICT产业和互联网产业,其实是建立在美国的基础软硬件之上的,美国政府制裁中兴的举措,恰恰打到了中国IT产业的软肋上。

 

2

美国的目的是打击中国科技公司

 

在本次制裁之前,中兴也遭遇过另一次狙击。当时,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宣布了一项计划,阻止美国运营商使用联邦资金购买华为、中兴的产品或服务,理由是有可能危及国家安全。

 

几乎同时,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国家安全团队提出让政府来主导美国5G网络的建设,并且禁止采购中兴、华为等中国企业的设备。

 

特朗普政府之所以这么做,主要是为了保护美国本土企业,打击中国科技公司。这种做法实际上是要求运营商服从美国政府的意志,在5G网络建设中,限制采购中国华为、中兴等公司的设备。

 

这样一来,由于运营商必须采购美国或其盟国的电信设备,这就可以对美国本土设备商和盟国设备商起到扶持作用,并顺带打击中国通信设备商,进而一定程度上把制造业重新带回美国,兑现特朗普在竞选时对选民许下的承诺。归根结底,就是以信息安全为名,保护本土产业。

 

而本次美国商务部对中兴做出严厉制裁也有打击中国科技公司的考量。

 

毕竟中兴是中国仅次于华为的通信厂商,在国际上有一定的影响力,具有较强的5G技术研发能力,打击了中兴,就可以削弱中国通信产业实力。

 

3

中兴被“封杀”倒逼中企自力更生

 

在过去,总有一些人抱有幻想,认为只要有钱就可以从美国买到芯片,认为自主研发是重复造轮子,是资源浪费。

 

但现实给国人上了一课,在核心技术上,必须坚持自主研发,哪怕自主研发的芯片性能差一些,价格贵一些,也要坚持下去,不断改进提升,绝对不能搞“造不如买”那一套。

 

另外,国内真正自主设计的芯片并非没有,只不过有的在性能上差一些,有的局限于特殊领域使用,比如神威太湖之光搭载的申威CPU,用在北斗卫星上的龙芯CPU,用在雷达上的华睿DSP等。

 

当下急需解决两个问题,一个是企业对自主研发投入严重不足,给的资源和经费非常有限,但有些地方政府却对外商投资以及合资非常热衷,而且又给钱,又给地,还有各种政策优惠。

 

另一个是缺乏对软件产业的引导,商业公司在利益驱动下,更热衷于开发各种来钱快的软件,比如手机游戏、场外配资软件系统、网页游戏、订餐软件等,对于那些技术门槛高、研发周期长的基础软件缺乏研发动力。

 

怎样真正把自主芯片从特殊领域推向商业市场,怎样让中国海量的程序员和BAT这样不差钱的巨头去开发基础软件,怎样建立一个完整的产业生态链,是当下应当思考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