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悄然来袭的美国“超级高铁”,究竟是什么玩意?

2019/9/11 22:58:03

悄然来袭的美国“超级高铁”,究竟是什么玩意?

【题图视频:Hyperloop One今年5月首次公开测试成功】

火车悬浮在真空管道里,最高时速超过上千公里,听上去,这像是又一次天方夜谭。不过,当“超级高铁”的消息和硅谷、马斯克这些名字挂上钩,全世界不得不再次投射关注。今年5月,随着美国Hyperloop One公司在内华达州的公开测试取得成功,超级高铁项目开始让全世界相信,这个最初来自伊隆·马斯克的疯狂想法,不再是一个概念,而有可能真的走进现实。 于是,今年以来的科技届,在AI、VR火热之余,代表美国新硬件革命的“超级高铁”悄然登场。

 

7月16日,正在研发超级高铁项目的Hyperloop One公司高级副总裁乔治·奥尼尔(George O’Neal)来到上海“2016奇点创新者峰会”,面向中国公众介绍这一“黑科技”。这是超级高铁公司负责人第一次来到中国,但乔治·奥尼尔透露,已有4家中国公司在和Hyperloop One公司谈合作,未来该项目可能进入中国。

乔治·奥尼尔在“2016奇点创新者峰会”上,摄影 张煜


 

一言不合,马斯克就要造高铁

 

Hyperloop One的历史故事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政府建高铁开始。几年前,加州政府开始建一条超高速铁路,造价非常昂贵。当项目建成的时候,大家发现,这条速度很慢的所谓“超高速铁路”花了数十亿美元。马斯克觉得这太离谱了,于是就想挑战“超高速铁路”,认为应该能有一个像“超级高铁”一样的低成本运输工具能够取代高铁。

 

在马斯克提出了真空管道输运系统的概念并命名为Hyperloop(超级高铁)的同时,他还经营着SpaceX、Tesla和SolarCity三家公司,已然没有多余的时间和精力放在超级高铁身上。马斯克把自己的想法绘制成58页的思想蓝图之后就搁置一边等待有志之士将其实践出来,2013年,一 家由BamBrogan、前SpaceX公司推进工程师、风险资本家Shervin Pishevar三人共同创办的Hyperloop One公司建立起来,并依照马斯克绘制的蓝图着手研发超级高铁。

 

“去年2月份我加入这家公司,其实只是它的第八个员工。”乔治·奥尼尔说。

 

乔治·奥尼尔介绍,超级高铁的技术核心就是要克服空气带来的巨大阻力,因为速度越快,空气阻力就越大。“如果我们在两点之间创造一个密壁的管道,就可以实现在里面非常的高速行驶。”乔治·奥尼尔说,“在管道中的行驶将利用磁悬浮的方式和推进系统,这样就能实现以每小时1000公里的速度在低压环境下高速行驶。”

乔治·奥尼尔在“2016奇点创新者峰会”上畅想未来,摄影张煜


 

黑技术,但并非天方夜谭

 

乔治·奥尼尔透露,目前Hyperloop One的核心技术主要专注在推进系统、管道、吊舱和悬浮技术中。在推进系统方面,Hyperloop One将会使用磁悬浮技术,并且正与西门子方面展开合作。

 

“我们的推进系统不需要给整条轨道都通电,应该只有20公里长,并用一些高速通电开关来确保通电只需要通电的部分。”乔治·奥尼尔说。

 

管道将是“超级高铁”产生成本的主要方面。乔治·奥尼尔介绍,目前Hyperloop One公司正考虑通过“现场制作”的技术来降低成本;而另外一项核心技术——吊舱,需要非常低的气压,但目前还没找到合适的风洞来测试。

 

在悬浮技术方面,乔治·奥尼尔把此项技术称为“被动式的悬浮”,“我们把线圈排列,当永磁体经过这个线圈之上时就会产生向上的磁悬浮的力。这种悬浮技术最棒的一点,就是不会再有轮胎的滚动摩擦。”

 

乔治·奥尼尔对于悬浮的描述,很容易令人联想到已在上海运行多年的磁悬浮列车。不过Hyperloop One公司解释,磁悬浮列车的磁铁动力除了需要提供推力还要提供升力,而超级高铁列车是“被动式悬浮”,磁铁动力全部用于推进,加上接近零的空气阻力,使得超级高铁的速度可能达到磁悬浮的两倍有余,并接近音速。

 

乔治·奥尼尔介绍,超级高铁将采用无人驾驶,在管道中行驶不会受天气影响和发生两车交汇的问题,另外,超级高铁基本上不会接触地面,不像其它的铁路、公路这些交通运输系统的轨道会把土地给分割开,同时还能保持清洁和视觉上的美观,也没有什么噪音。

 

今年5月,Hyperloop One的首次公开测试中,露天轨道测试持续了大致4秒钟时间,也就是在这儿短短4秒钟时间,一列简陋的测试小车完成了从静止到640公里/小时加速过程并行进了5公里的距离;而在真空管轨道内,据称有列车达到了1100公里/小时的亚音速。

Hyperloop One位于美国内华达州的测试场


 

雄心壮志,却难掩现实困境

 

在演讲中,乔治·奥尼尔表示目前“超级高铁”团队中有4名来自中国的技术人员在参与项目的研究。

 

“目前还有4家中国公司在与我们谈合作。”乔治·奥尼尔会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但是,我们的项目还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在中国实现。按计划,我们将在美国于2020年完成第一条运输货物的线路,在2021年完成第一条运输人的线路。”

 

如果列车能在真空管道中“飞翔”,那么很容易引起联想——它能建在海底吗?乔治·奥尼尔在接受解放日报·上海观察记者采访时表示,Hyperloop One的确有一位早期就进入公司的博士员工正在试图解决如何让超级高铁建在海洋里的问题,如果解决了类似水中位置和压强等问题,超级高铁放入水中就将像现在在海中放电缆一样,耗费的成本将极低。“Hyperloop One已开始近海和湖泊深水的隧道的研究,比如考虑把旧金山和洛杉矶在水下连起来。”乔治·奥尼尔说。

Hyperloop One公司团队


 

不过,在乔治·奥尼尔雄心壮志的背后,今年5月成功测试后的Hyperloop One却并不顺利。近两个月来,超级高铁的研发进展没了声音,本次演讲中乔治·奥尼尔也没有带来更多实质性的研发进展内容。同时,Hyperloop One公司出现创始人内讧、CTO离职、前员工对公司提起诉讼的风波。根据企业内部传出的争论声音,外界评论认为这家高科技企业可能发生了技术人员被边缘化、风险投资者试图控制公司,甚至出现从力图改变世界的创新公司,向从市场圈钱企业转变的迹象。

 

对于来自美国硅谷的超级高铁,中国高铁和磁悬浮技术的坚定拥趸、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梦恕近日撰文称,从安全上说,隧道抽成真空就很难做到,人来人往,双道门调压减压需花费大量时间。整个隧道的供电进出,牵引供电,高速下的制动技术,保证乘客的供氧、通风、安全及舒适更是关键问题。王梦恕院士认为,美国超级高铁项目技术上不可行,安全上不可行,可靠性不可行,经济上不可行,环境上更是不可行,靠兴趣去研究国家和人民不需要的东西,最后会一事无成,头破血流,毫无价值。